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Strategy War Map

 Forgot password?
 Register免费注册
戰略
Search
View: 134|Reply: 0

漫談戰略~以決策程序來看薩達特於贖罪日戰爭的作為

[Copy link]

53

Threads

53

Posts

55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Post time 2019-8-3 14:18:13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作者: 陶盛濤

知識分類~第六類、 師、軍、軍團、戰區、戰爭、國家戰略

其實這篇文章和我們想縮限決策者在軍級、師級指揮官的初衷,並不相符,因為它的討論主體是贖罪日戰爭時的埃及
總統薩達特(Anwar Sadat),已經擴增到政治領導人了。不過,我們若從一個決策者的視角出發,站在一個決策者的角
度,從日常生活的小事,到複雜的國家大事,其實決策程序是相同的,只不過考量事項的作用範圍,所需的知識範圍
、複雜度不一樣。我們還是先複習一下決策程序。

(一)識別問題
(二)確定決策目標
(三)擬定備選方案
(四)分析評價備選方案
(五)選擇滿意方案
(六)選擇、實施戰略
(七)監督與反饋

在這七個程序之前,其實有個更重要的要素,就是這個決策問題的背景知識。當然我們不可能去探究薩達特的背景知
識有多少,甚至要討論這七個程序在薩達特心中的考量過程也不太可能。但是我在閱讀贖罪日戰爭資料時,許多薩
達特做決策的歷史事實,值得我們探討這些狀況,或許可以讓我們這些"後代人",當做一些參考(不敢說拿來當"借鏡"
)。

很可惜,在探索這個問題時,我曾想去找薩達特回憶錄,但只找到他抱怨蘇聯援助不足的"回憶錄",薩達特很突然的
死於暗殺,沒機會在退休後寫回憶錄,寫下他對一生各個事件的心路歷程,所以我們只能從事件的歷史結果,揣測性
的還原他的想法。

事件要從贖罪日戰爭談起。或許是討論資料的豐富性問題(大部分還是美國資料在流通),或許我們對猶太人的處境抱
有比較多的同情心。但不管如何,談起幾次以阿戰爭,我們很容易用美國視角、或者以色列視角來看問題。但如果擺
脫這些先天因素,我認為,薩達特在這場戰爭中的思考(決策)作為,可以稱得上"典範"。因為不可能去探究薩達特的
內心世界,我們只好從已經揭露的外顯事實,設法去看看薩達特如何思考這些事情。

奇襲、嚴守橋頭堡、等待聯合國干預

奇襲
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以色列多次打敗阿拉伯國家(1948、1956、1967),尤其1967年的六日戰爭,埃及、敘利亞
更是慘敗,埃及的前任總統納瑟因此而鬱鬱寡歡,甚至這個慘敗與他的死亡都可說有直接關係,所以一般人應該可以
從這樣的歷史理解到,埃及軍隊用正常方式打不贏以色列軍隊。對當時的總統薩達特來說,因為他更清楚蘇聯援助
埃及的狀況(並不理想),蘇聯口頭雖然承諾很多東西,但實際交貨時卻推、拖、拉。因為蘇聯並不想和美國直接衝突
引發核子大戰。他評估自己的軍隊和以色列軍隊,埃及軍隊若以直接較量的方式,應該是打不贏以色列的。

但是,如果想收回西奈半島的土地,軍事是唯一可行方式,但軍隊又打不贏對方。所以薩達特的主要策略是,軍事
上製造局部勝利,然後等待聯合國調停,至少能取回一部分西奈土地,他就能對國內民眾交代。所以想利用弱勢軍
隊取得局部勝利,奇襲對方是必然選擇。如何奇襲對方呢? 當然是出奇不意。薩達特從各種面向,盡可能的做到欺
敵。

      一、薩達特故意將蘇聯顧問趕出埃及軍隊,希望西方及以色列情報單位能低估埃及軍隊發動戰爭的能力。
      二、埃及製造各種假情報和訊息,像是埃及軍在後勤上出了問題以及缺乏足夠的專業人員操作先進武器。埃及
            也不斷的製造缺乏備用零件的訊息。
      三、薩達特長期以來施行邊緣政策(Brinkmanship),這個政策是指在冷戰時期用來形容一個近乎要發動戰爭的情況,
             也就是快到達戰爭邊緣,用來說服對方屈服的一種戰略術語。
      四、第三點與"狼來了"的效應交互使用,相互增強。多次故意揚言發動戰爭,直到其他國家開始減低對於戰爭爆發
             的危機意識。在1973年的5月和8月,埃及軍兩次在邊界動員的演習,五月的那次演習以色列軍方為了提升警
             戒狀態而進行動員,額外花費了1千萬元。在贖罪日的前一個禮拜,埃及軍又指定將在蘇伊士運河進行為期1個
             禮拜的訓練演習。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雖然偵測到埃及軍在運河週遭有大規模集結行動,卻判定是埃及軍的另一
             次演習。已占

最重要的奇襲要素,是日期的選擇。選在猶太人的假日贖罪日這天發動戰爭,是因為以色列在這天處於全國放假狀態。
贖罪日是猶太人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在這天包括虔誠的猶太教徒和一般現世的猶太教徒都會實行禁食,同時會避免
使用武器、電子器材、引擎、通訊設施等等,道路交通也會停止。許多士兵在這天離開崗位返家過節,這天以色列處
於一年中戰備最脆弱的狀態,尤其難以進行全國軍人的緊急復員。

雖然這個奇襲最後還是被約旦洩密,但效果是明顯的。如果我們從梅爾夫人(當時以色列總理)的自傳,可以看到這樣
的記錄。從九月初,以色列就陸陸續續收到情報,關於埃及和敘利亞增強邊界活動、小規模衝突的情報。都讓以色列
的高級領導人關切戰爭爆發可能性,但最後不管是情報部門的結論或他們自己的結論,都是戰爭不會發生。戰爭爆
發前,他們已經接獲約旦的警告,但是卻已經來不及動員後備軍人,在戈蘭高地、蘇伊士運河的兩個前線,都是最
小戰備的軍隊數量,去面對龐大的敵軍。"這些日子我是怎麼過的,我簡直不想細說。我想只要說我獨自一人時連哭都
不能哭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嚴守橋頭堡

由於預期埃及軍隊,打不贏以色列軍隊。當然合理的方法,就是越河之後,儘量的龜縮在自己的防禦陣地,讓敵人自
己來進攻,減低自己的傷亡。如果敵人進攻造成進攻方的重大傷亡,那就更符合守勢方的利益,這樣聯合國有更大的
壓力來制止雙方,設法降低衝突的強度。

從10月6日跨越蘇伊士運河後,從其他的戰史記錄中,可以看到埃及軍隊對部分的以色列防禦點,採行繞過和包圍的政
策,而不是將每個防守點都攻下來,我想是符合這個理路的。一直到14日,埃及軍隊才改變嚴守橋頭堡的政策,大舉出
擊以色列方。14日埃及會大舉出擊,我想也是很容易了解的,因為埃及必須"做甚麼",來減輕敘利亞在戈蘭高地的壓力
。11日開始,以色列已經成功防禦戈蘭高地,進入敘利亞往大馬士革的道路。看著這樣的局面,薩達特不能袖手旁觀,
只顧著維護自己的利益,不管敘利亞的死活。

等待聯合國
戰爭的結果大家已經知道了,只能說以色列軍隊的本質太強,而阿拉伯聯軍的素質比不上,已經無關乎兵力數量的問題
。但是我認為從埃及領導人的決策角度,薩達特在這個決策上,能夠做的都做了,而且在(四)分析評價備選方案,大體
都是正確的。最後,雖然軍事鬥爭不算是贏,但預期的政治結果是以色列讓回了西奈土地,是達到目的的。當然這樣的
結果雖不無運氣的成分,薩達特應該算不到季辛吉會大力介入此事,而且還拿回了整片西奈土地。薩達特的設想,應該
是寄望聯合國發揮力量壓制以色列,讓埃及拿回部分(已佔領)的土地。
     

如何揮軍越河

跨越蘇伊士運河的方法,對以色列也是一種"進攻方法創新"的奇襲。不過這和薩達特的決策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應
該是埃及軍事部門應薩達特的要求,想出來的解決辦法。巴列夫防線是1969年以色列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耗
資3億美元,在蘇伊士運河東岸構築起正面寬約175公里、縱深長約10公里的防禦體系。主要特點是高聳沙牆和蘇伊士
運河河堤連成一氣,而且下面舖有油管,可倒油放火燒河,阻擾埃及軍隊跨越運河。

埃及軍隊本來也是想用傳統的爆破+推土機,中和這個防禦。但是反覆實驗後,得不到很好的效果。1971年在一個初級
工兵軍官的建議下,改用高壓水柱沖刷沙牆。最後埃及軍隊準備好幾組高壓水柱系統,加上8000名突擊隊員花五個小
時克服沙牆建立通道,克服了這個障礙。但是準備高壓水柱系統(當時還到國外買了好幾組),並以此方法進行作戰,應
該是徵求過薩達特同意的。原則上這還是增加奇襲的能量。


與參謀總長沙里茲(Saad el-Shazly)的關係

贖罪日戰爭時,埃及的參謀總長是沙里茲將軍。沙里茲將軍是1967年六日戰爭埃及方的戰爭英雄(附註一),持平而論
我認為沙里茲將軍在參謀首長的職位上,做得非常好。能夠讓埃及軍隊(雖然本質還是比不上以色列軍隊)發起大規模
的攻勢跨越蘇伊士運河,而且越河之後,基本上都能讓埃及軍隊的表現符合預期。一直到14日,薩達特總統逼迫他向
西奈半島的迪吉隘道及米特拉隘道進攻。

沙里茲將軍對此命令是表示反對的,理由是如此的前進將脫離SAM飛彈的防空保護網,IAF(以色列空軍)會造成埃及軍
隊重大損失,薩達特總統還是命令沙里茲將軍讓第二軍、第三軍進行攻擊,理由是以色列人已經進入敘利亞,且對大
馬士革造成威脅,埃及必須有所行動來轉移敘利亞的壓力。結果是埃及的攻擊失敗,且有重大損失。

第二次的意見衝突是以色列在大苦湖北方,越河並建立橋頭堡。沙里茲將軍本建議將第二軍的兩個旅和一個營,調回
蘇伊士運河的西岸重新佈署,如此可以圍困以色列的西岸橋頭堡。但薩達特擔心,將軍隊調回西岸,會造成撤退的假
象。埃及軍隊的士氣會因此崩潰。

因為我是一名外國的讀者,我不在當時的埃及軍隊中,而且我也沒有那個時空環境中的所有資訊,我相信雙方(薩達
特總統、沙里茲將軍)都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和考量,所以我無法評論兩者誰對誰錯。但從我已知的資料判斷兩人
的決定,我只能說,雙方的想法都"有理",但是兩個人對"偏好"的選擇(四、分析和評價備選方案),是不一樣的。對
第一個衝突來說,沙里茲將軍考量的是行動會不會成功,埃及軍隊的傷亡程度。但是對薩德特總統來說,能對敘利
亞總統"交代",比行動是否成功重要,相信在他心中,埃及軍隊的損失應該也是次要考量。

對第二個衝突來說,沙里茲將軍考量的重點首要應該是戰術性的,若能圍困並捕抓(或殲滅)蘇伊士運河西岸的軍隊
,不僅可解除對開羅的威脅,還可在國際宣傳上,第二次的打破以色列不敗的神話,進一步可提高埃及軍隊的士氣
。薩達特總統其實也是軍人出身,曾經是自由軍官聯盟(此聯盟後來發動1952年革命,推翻法魯克王朝King Farouk,
並脫離英國控制,由聯盟成員納瑟擔任總統)的一員,1948、1956、1967年幾次以阿戰爭,他都有一定的角色參與
其中。也就是說薩達特總統對埃及軍隊的狀況,了解程度不會比沙里茲將軍差。他對這個方案(撤退軍隊到西岸)的
評價結果是,怕軍隊會因西撤而全面崩壞。其實如果讀者慎思1956年、1967年埃及的失敗狀況,就可明瞭,薩達特
總統的考量不是空穴來風。只能說兩人的個性取向不一樣,沙里茲偏向"冒險型"(由附註一可看出端倪),而薩達特
總統偏向"保守型"。所以會有不同的選擇偏好。因為歷史只有一個已經發生的事實,沙里茲的建議是對是錯,因為
沒有歷史評斷,是對是錯永遠沒人知道。我們只能說他的建議"有理"。但同樣來看薩達特的方案,第二、三軍持續
據守東岸的橋頭堡,歷史事實是兩軍團最後能驚險的撐到事件結束(雖然有預期外的季辛吉大力幫忙壓迫以色列),
他的評估也沒有錯。

12月時,薩達特總統將沙里茲將軍調離參謀總長職位,改任駐英大使。其實這個節次,想提醒身為軍人的讀者,事
先去思考您和您長官的相處哲學,當個順從者還是據理力爭? 戰史中,每一場戰爭都有高級將領因為觀點不同、對
行動方案選擇偏好不同的例子,我不能說誰對誰錯,我只能提醒你這種例子非常常見,文章的目的是讓你比較深入
的了解這個現象背後的原因,我並沒有克服這個難題的解方,我只能事先提醒你先想好你的處事哲學。

附註一 : 沙里茲將軍於1967年六日戰爭的簡介
此附註主要取材自基維百科英文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ad_el-Shazly#Yom_Kippur_War_(1973)

沙里茲將軍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就已經嶄露頭角,成為埃及家喻戶曉的戰爭英雄,事蹟如下
在六日戰爭中,沙里茲就顯現出巨大的勇氣和軍事天分。當時他駐守在西奈中部的一個混合單位(一個步兵營、兩個
閃電Thunderbolt突擊營(特種部隊)、一個戰車營)。當IAF(以色列空軍)發動空襲並享有空中優勢時,多數的埃及指揮
官處於慌亂之中,並設法讓部隊向西徹回蘇伊士運河區,但這很容易變成IAF的追擊靶子。當部隊與指揮中心的通訊
中斷時,埃及部隊更是一團混亂。沙里茲掌握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機會,反而率領部隊向東走,穿越一個很窄的通道,
進入了以色列的領土。他最後停在以色列的內蓋夫沙漠Negev desert,在多數的以色列軍隊防線的後方。這個功績,
也讓他變成少數成功占領以色列土地的埃及將軍之一。

他藉由兩山之間的掩護,與他的營隊躲避IAF的轟炸攻擊,在六月六日、七日長達兩天時間,都停留在以色列境內。
最後他終於成功的和指揮部取得連繫,後者命令他,馬上向西撤回蘇伊士運河區。他展開了埃及軍隊有史以來最困難的
機動作為。在以色列空軍的騷擾下,他利用夜行軍,伴隨著裝甲部隊和坦克部隊的隨行機動,穿越沙漠、穿越敵軍防線
,整整走了60英里的路,穿越整個西奈半島。這樣的行動,沒有任何的空中支援,也沒有任何的情報支援。當天亮時,
行軍縱隊被IAF看見,並低飛轟炸他的縱隊。因為沒有防空武器,他只能用機槍及小型武器回擊。大約100名士兵在那次
攻擊中傷亡,但幸運的是,攻擊他們的飛機,可能因為搜尋其他目標,沒有持續攻擊他們。他的部隊繼續行軍,一路上
小心避開以色列的地面部隊,他終於回到蘇伊士運河。他是最後一個跨過蘇伊士運河的指揮官。

因為他在六日戰爭的英勇事蹟,成為埃及家喻戶曉的戰爭英雄,幾年後,他成為傘兵部隊和特種突擊單位的指揮官,並
在1971年成為埃及軍隊的參謀總長。



Reply

Use magic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Register免费注册

Points Rules

Archiver|Mobile|Strategy WarMap  

2019-9-22 20:59 GMT+8 , Processed in 0.080628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