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Strategy War Map

 Forgot password?
 Register免费注册
戰略
Search
View: 313|Reply: 0

漫談戰略~戰略的學習

[Copy link]

53

Threads

53

Posts

55

Credits

Administrator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Post time 2019-4-7 23:03:59 | Show all posts |Read mode
作者: 陶盛濤

戰略領域的知識太過龐雜

           20年前我念研究所時,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的同學來自各領域(語言、理工、哲學、政治、外交),一則招
     收的學生並沒有學系限制。二則是老師們也很強調戰略是通才(雜學)之學,基礎是哪一個領域並不重要。我自
     己的論文指導教授-孔令晟,雖是一個將軍,但在從軍之前, 卻是北京大學化學系的高材生,當時他的師長無
     不希望他能出國去深造,往學術領域發展,但對日戰爭的爆發,使他毅然決然地從軍報國。另一位老師,鈕先
     鍾老師,為南京大學理工科出身,因為翻譯戰略、戰史書籍非常多,所以無師自通的踏入戰略領域。研究所的
     學程一半在國際關係(政治學門的一個領域),另一個領域的戰略學門,當時研究所因為師資的關係只有孔令晟
     老師的大戰略通論、鈕先鍾老師的戰略思想史,李子弋老師的孫子兵法比較和戰略相關。雖說研究所的課程,
     老師教的課不是重點。但在選擇碩士論文題目時,猛然的回想多年來所念的書,兩年來在研究所的學習,一下
     子想將戰略兩個字說清楚,還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做一篇邏輯嚴謹的學術論文,只是想將我的感想寫下來,或許可以對青年軍官
     或民間有興趣的人士,提供我個人的意見,若讀者覺得有理,可參考更多我的說明,建立自己的戰略的背景
     知識。若覺得我在胡說八道,那就請上一頁。我認為戰略議題所牽涉內容,太過複雜,每個人都在看到或想
     到的都只是一小部分。所以見解每個人都不同,很容易變成瞎子摸象,我也不敢說我說的話就是真理,可以
     讓每位讀者皆認同我的話。後面還有一篇說明人類理性思維的過程,或許對這個現象有我個人的解答。
     我先用條列的方式,將我對"戰略"是甚麼的個人意見寫下。
     一、 目前書籍和學術論文的討論,多半以李達哈特的定義,來說明戰略的意思。李達哈特將它定義為
         "戰略為分配和使用軍事工具,以來達到政策目標的藝術。"
     二、 我自己看的眾多戰史書籍或古典的戰略經典書籍,戰略比較多在描述"戰場上指揮軍隊應付對方行動的方案",
        也就是和國軍辭典中定義的野戰戰略相似
     三、 我自己認為: 戰略是軍事領域戰略層級指揮官的決策思維後(Decision-Making),想出的對付敵人的方法 。
         雖然我將"戰略"的重點放在軍事領域戰略層級(師的層級以上),可是對指揮官的思維邏輯來說,小從個人
         打鬥,大到國家領導人在敵意環境中的應對方法,雖然所需的知識範圍不同,但其實從決策的邏輯和程序來
         說,我認為差異其實不大。

建議的入門書

     約米尼的書雖然已經是200年前的老書了,可是對於初學之人建立軍事知識的基本概念,還是有很大的功效。自從
"師"的軍隊編制在拿破崙戰爭後變成各國大致通用的編制方法,步兵、騎兵、砲兵三個兵種,也變成戰場上,主要使
用的兵種,就算到了現代,裝甲兵的地位已經取代騎兵,使用的武器大有不同,可是某些層面的觀念(對戰略的用法、
敵人士氣的影響),還是相通的。約米尼的書對幾個軍事知識的基本觀念塑造,是十分有幫助的。尤其他的文筆淺顯流
暢,觀念也不深奧,近200年來,他的書可能是多數軍官涉獵戰略領域,都會看過的"教科書"。

      把約米尼的書當成軍事戰略的第一本書,我認為是合適的。他的書從政略、軍事政策、戰略、大戰術與戰鬥、陣
中勤務,有層次有體系的說明,尤其文筆流暢,概念也淺顯易懂,非常適合初入門的人當成戰略學科的"教科書",不
過這本"教科書",只能當成你形塑基本知識,"某個程度"的學習方法之用,但絕非讓你"不管前提"的"直接模仿"。

      戰爭中發生的某些現象,或許可以追尋其"原理",但敵方拿來對付你的行動方案,卻可能是千變萬化的,通常也不
是用"理則"可以推導出來的。千百年來的戰爭史表明,打勝仗的方案,多是敵人想不到,或根本認為不合理的,這樣才
能出乎敵人的意料。同理,你的應付之道,也是千變萬化,千萬不要只想遵循一些"教條",就能克敵制勝。

      鈕先鍾老師已經幫我們把這約米尼的"戰爭藝術"原著翻譯成中文,也在西方戰略思想史裡面用了ˊ相當的篇幅
有所介紹。這兩本書在市面上都很容易買到,因此我這邊就不再浪費篇幅幫讀者介紹。

    李達哈特書的戰略論(以鈕老師的書名為準),雖然文筆並不艱澀,文字意思也算好懂,但是他的觀念主要是從
千年的戰爭史實案例中,抽離一些致勝的觀念。所以初念的時候很難真正理解,他寫的觀念必須要一再思考,才
有可能吸收。念他的書之前,我建議你先看過富勒將軍的西洋世界軍事史(J.F.C. Fuller, A Military History of the
Western World),幸運的是鈕老師也幫我們翻譯過了,不過西洋世界軍事史有三大本書,資料太多,很難短時間念
完。我會建議你從拿破崙戰爭後開始看,有點戰史的概念再去念李達哈特的書會更好。
     
     書的內容先從希臘時代(B.C. 500)起始,以二次大戰為中止。二次大戰(希特勒)幾乎占了全書的一半篇幅。李
達哈特的戰略論並非以戰爭史的敘述為主,書的中心主旨,是說明他認為這些時代案例可抽離出來的"贏的策略"
,書的內容很大部分在闡述"指揮官的思考",和下面提到的薄富爾將軍的戰略緒論相同。一場戰爭會打贏的因素
非常多,事實上,武器的進步性可能佔了更大一部份,但對一個戰略領域內的作者,"指揮官的思考"是比較能"寫"
的主題,因為對一個戰場上的將軍來說,武器通常是既成事實,對你來說通常是制約因素,部隊指揮官對武器只
有使用者的角色,你的角色能影響武器的部份並不多。不過也好,"戰略"基本上已經指涉為指揮官思考,因為談
的主題是"人"的"思考",相對地可以比較不受時代變化的影響。
   
** 閱讀書目
     約米尼,戰爭藝術,鈕先鐘譯,台北:軍事譯粹社,1961。/  約米尼,戰爭藝術,鈕先鐘譯,台北:麥田,1996。
     李達哈特,戰略論,鈕先鐘譯,台北:軍事譯粹社,1985(五版)。 / 李達哈特,戰略論:間接路線,鈕先鐘譯,
                                                                                                       台北:麥田,2007。
     克劳塞维茨,战争论On War,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年。
        (本書是大陸出版的簡體中文書從德文版直接翻譯,個人認為這本書翻譯的比紐先鐘老師的書更好,
         紐老師的書從英文版再翻中文版,可惜的是戰爭論原書太冗長文字又艱澀難懂,有閒的人再慢慢耐著性子
         看,至於是否是一本有價值的書? 留待您自己判斷)


薄富爾的戰略緒論

       我們將薄富爾的戰略緒論拿出來單獨討論,主要原因是,我個人認為,薄富爾已經將 1950年代之前的傳統軍事
戰略典籍做了一個統整,也做了很好的詮釋。我並不能寫出比他更好的文字來詮釋或演譯戰略。

       薄富爾的書,第一章先說明戰略的相關概念,這也是我認為最棒的地方,他將一些經典書籍的戰略原則(克勞
塞維茨、李達哈特、毛澤東、福熙)原則,做了一個簡單的說明,也說出了這些原則的潛在問題,例如: "它們表述的
太一般,以致初看起來很難從中引出具體的結論"。另外他也利用了劍擊打鬥,分門別類地說明一些軍事概念"攻擊、
奇襲、佯攻、詐欺、突擊......."對初學戰略的人,有助於你對軍事問題的基本概念的形成。

       和李達哈特的書相同,我建議你先對整個西方世界的軍事史,有比較好的理解後,再進階閱讀此書。我認為薄
富爾的書不算太好理解,因為抽象性太高,初念起來,會有哲學書的感覺。已經有點軍事史、戰爭史、戰略基礎的
人,再去念他的書會比較好一些。免得只覺得他的書是一些文字的堆砌。

      也許有一些介紹性的文章,可以幫助你縮短閱讀的時間,但我還是建議你要去念原書(翻譯本當然可以),因為
我覺得,背景知識或基本知識的建構,必須要花相當的時間吸收消化,即使有篇文章能幫你5分鐘理解作者的精華
意義,但是你念的時間不夠久,當你在思考相關問題時,你心中的印象就會不夠深刻,相關的觀念就很難在你
"聯想"時,發揮作用。

**閱讀書目
    薄富爾Andre Beaufre(鈕先鍾譯),戰略緒論An introduction to strategy,台北 : 麥田, 民?年。


參考性知識(協助你理解戰略問題) V.S. 指導性知識

      前面幾本經典典籍,雖然可以迅速增加你對軍事戰略議題的理解。但我認為,中間卻有一個大陷阱,20年來
,我總覺得有甚麼不對勁,但總是模糊不清的糾纏在腦中,說不上來。撰寫這篇文章時,我才慢慢地想清楚,這
些書籍仍有很大的篇幅,想要說明可指引指揮官的"實用方法",但不幸的,任何戰略層次的"實用方法"指引,都容
易陷入"教條"式說明的陷阱。原因正如,薄富爾書中所說,戰略是一種辯證思唯,有指引的說明,你的對手就一定
會想方法,使你的指引無效。第二個原因是,這些指引通常太過虛無飄渺,太過於理論性,因此很難藉由這些指
引,在現實環境中一步一步導出你的行動方案。通常的事實是,你已經有一些基本概念(如集中、間接路線、兵
(軍)種聯合作戰),再配合著現實狀況,去思考你的行動方案,當你想出應對的實際方法後,可能回過頭來去核對,
行動方案是否符合這些理論的某些要點。不過不幸的是,但就算你的行動計劃符合某些要點,但也沒辦法保證你
的成功,中間總有冒險機率的部分,而且這個成功機率不見得和符合要點多寡,呈線性關係,所以指揮官的直覺,
很多時候會變成戰場上的致勝關鍵。第三個原因,則是科技的時代進展,容易讓舊時代的思維邏輯(舊時代的教條)
失效。

       為什麼戰略書籍的"指引",容易讓人誤入歧途。因為大家對"書",這個知識傳遞的媒介,有根深蒂固的觀念。
書如果不"教"些甚麼,我若不能從書,得到些"實用的知識",這些"實用的知識"是我在行為時(行動時)可以用的,
如果沒有這樣的期望,讀者何必去念書呢? 可惜的是,戰略層次的問題,通常複雜到(或變化到)"這樣的知識"很難
直接讓你用在"實際的行動"上。這樣的前提,我想約米尼及其後的軍事作家,應該也沒人參透。雖然社會科學的
學問,可能或多或少有這樣的問題,唯獨戰略問題,會將這個前提缺陷擴大到極限,因為只有戰爭,會有個明顯
的"敵人",會設法(處心積慮)消解你的行動效果。其他的學科(如政治、經濟),這個"敵人"還沒有那個明顯。所以
不同學科學問的"實用性"就會有差異。

       雖然我覺得傳統的戰略理論書籍有誤導後進"如何"去打仗的問題,但並不代表我可以寫出更好的(更淺白能說
明戰略問題)的書籍。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對初學軍事戰略的年輕軍官,或是民間的相關人士,至少在初步學習戰
略上,先釐清一些觀念,能夠更正確的吸收相關的知識。又或者,我做的說明即使全無幫助,但至少讓這些可能的
未來決策者,能夠明瞭戰略書籍能在哪個領域有什麼幫助什麼,或至少讓他們少走些冤枉路,免得念過一大堆書後
,發現自己不知道在念什麼,茫然無頭緒(至少我的前20年經驗是這樣子)。

       我認為戰略知識,能夠對初階年輕軍官、(更好一點)對未來的政治領袖還是有所幫助。我希望能讓讀者了解
,戰略知識的角色是甚麼? 對不同階層職位的人,可能的幫助是什麼?
          一、 國家領導人: 發動一場戰爭,代價可能是甚麼? 能潛在的幫助在  國家發展,國力培養的領域上
          二、 負責建軍的中、高軍事領導人 : 能幫助在  建立"以什麼型態"打仗的軍隊(國防武力)
          三、 負責部隊指揮的中、高階軍事領導人 : 能幫助在  指揮中、大範圍的部隊,進行戰鬥
          四、 初級軍官 : 指揮小部隊進行戰鬥
          五、 戰略領域的教授 : 教導未來的軍事人才建立相關知識, 當中高階軍事領導人的顧問, 當國家
                  領導人的顧問

          六、 對戰略知識傳播(職業)有幫助的人 : 軍事記者, 雜誌編輯.....,建立相關知識
          七、 閒雲野鶴有興趣的人 : 自己打發時間, 整理即有的知識,從而開創新觀念、新方法,對
                  上述 6類人產生影響

      我想說明的是,這些知識,永遠都只是你對問題理解的"背景知識",這些即有的書籍,即使寫出一些指引,但
也不是一個永恆不變、理則相同的指引。如果指引不是很抽象性,才能適應變化多端的不同戰場。那麼,看起來
比較實用的指引,一定有適用範圍小的問題。當戰場環境改變時,這些指引即使不能說無效,但也必然要小心套
用。注意前提條件是否改變。

       對抽象性的問題,我舉個例子。對一個國家領導人來說,他想發展國家、培養國力,需要知道國家範圍的大
小事務的知識,但對一個文章的撰寫者來說,沒作者能簡單寫幾篇文章,就將發展國家、培養國力的知識寫完,
然後能夠形成一個指引,告訴讀者,照著做,就可把國家發展好。從現實面來說,大家都知道這幾乎不可能,
沒有一個作者能有這麼好的聰明才智,將一個國家的大小事務,化約成幾本簡單的書,而且還要"教會"讀者,如
何去發展一個國家。就算真有這麼一本書,書的內容也多半是規範性或指引性的"近似真理"的原則。實際的難處
,在於你很ˋ難從這些原則,就可簡單的導出實際的行動方案。舉例來說,一個國家要富強,其中一個目標是教育
好下一代,另一個目標是發展經濟。這兩則道理應該不難懂,相信大家也想的到。但是往下推一步,就沒那麼容
易了。光指"教育好"下一代,這句話來說,就可以有很多的實踐方法,極權國家可能希望所謂的"教育好",是將
下一代"洗腦好",不要去挑戰即有統治者的統治權威。政治的穩固性,是極權國家國家富強的第一前提。對崇尚
美式教育制度的人而言,他所謂的"教育好",是培養下一代"有更奔放"、"更自由"的想像創新精神。但對崇尚德式
教育的人來說,他或許重視的是"扎實"、"工作實務"。(對不起,我對教育的觀念,談不上有研究,舉例不當請見
諒)我想說明的是,光是我上面說的教育"下一步",就充滿了不同方法,也充滿了爭論,不可能只由一個作者的幾
本書說明,就正確的"指引出"國家的教育政策。就算寫出看似正確的指引,也一定過分抽象很難由書中的指引,即
可導出可應用於實際狀況的行動方案。

      對一個需要採取行動、解決問題的領導人來說,你負責的範圍越大,所需要的知識就越多,可採行的應對方
法(工具)就越多,面臨的不確定性就越多。相同的推理,我認為戰略領域的問題,也還太過複雜,它的變化太大
,沒辦法簡單寫幾個SOP,就能幫你打勝仗。我個人是不相信,對戰略問題,讀者只要簡單的讀幾本書,利用書
本的"指引",就可以讓你導出成功勝利的行動方案。當然我首要批評的對象是約米尼的戰爭藝術,因為這本書雖
然文字生動、淺顯易懂,但是這本書並沒碰觸到,這個戰略知識的重要"前提",我相信約米尼本人可能也沒想過
這個問題。他想寫一本軍事戰略上的"教科書",可惜,"教科書"這個名詞,容易引起讀者的誤解(或許這也是他的
本意),誤認為書的內容,可以容易地變成(或被看成)一種行動上的指引,所以200年前的經典教科書,集其大成
的是,悲劇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當科技已經進展到以前方法都不適用時,美其名的戰略家,或許依循教科書上的
指引,只想以"精神"力量、"數量"優勢想打破戰場上的僵持,平白的損失幾百萬年輕人的生命。但坦白說,沒有
約米尼200年前做這樣的嘗試,我也不會反思,戰略知識到底是什麼? 能夠有甚麼用途? 其實克勞塞維茨同時代的
另一本巨著"戰爭論",就已經說過這樣的觀點,這並不是我個人提出的創新觀點,只可惜"戰爭論"念通的人不多,
能明瞭這個戰略學問"前提"的人更少。我認為,想創造戰爭法則、戰略行動準則的想法,在低層次的武器操作,甚
至班、排、連、營的戰術,是可能做到的(也必須做),但在比較高的戰略層次上,應該先讓讀者先了解,ˊ戰略行
動是否能夠"法則化"的前提。這個觀念,我相信懂得人不多,這20年來,也一直困擾著我,我一直覺得戰略的資料
(知識)很多,對我來說,也很生動有趣,可惜我找不出一個中心的思想,常常覺得資料很有趣,但我不知道我念的
目的是什麼? 很高興藉由這篇文章,可以順便理出頭緒。我想一般人總認為,閱讀戰史的目的,是讓你學習前人的
"教訓",學習歷史經驗。但容我修正一下,閱讀戰史或許可以讓你學習前人的"教訓",但你很難藉由學習"勝利一方
的方法",就讓你簡單的"模仿"取勝。(就算你能利用某個歷史片段,也多半是利用"類推"的方式,再搭配現實環境
的各種主客觀條件,形成你自己的行動方案)

       看似實用的指引,通常的問題是邊界條件描寫不清楚。如果要做比較清楚的說明,我們應該比較物理學科
(或類似的理科學科)和戰略學科(社會學科)的差異,我個人認為,主要差異在"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
,或者白話一點說是"約束條件",在戰略問題上,很難描寫清楚。可能大部分讀者還摸不到頭緒,但如果我這樣
舉例: 有甲隊10個人和乙隊5個人打架,哪隊會贏?  如果我們只是很直覺的反應,那會說10個人應該會贏。但我改
變一些前提,假設甲隊是赤手空拳的10個人,乙隊每個人手上有一把衝鋒槍。則戰鬥的情況將會是一面倒的乙隊
會贏。我想說明的是戰爭史的書籍對戰爭的描述,幾乎不會把這些邊界條件寫清楚。因為真想寫,也寫不完。一
個國家或一個軍隊的真實狀況,有千百個切入面向,想寫也寫不完。這些邊界條件通常仰賴讀者自己對兩方軍隊
的即有概念來補足。

       第一次世界大戰,由於機關槍、鐵絲網、戰壕,三個技術的進展,將拿破崙時代的靠軍隊的"人員"素質爭勝
的前提,打破了。拿破崙時代士兵靠雙腿行軍,將軍利用部隊的行軍,爭取局部的數量優勢來攻擊數量較弱的敵
人,當時槍的火力較弱,戰鬥基本上有很大比例還是靠士兵個人的勇敢精神來攻擊敵人。但第一次大戰,火力的
進步,已經將上述的前提,很大程度改變了。約米尼當時所寫"戰爭藝術"的前提,基本上已經改變了,可惜第一
次大戰時的眾多軍官、將官,能理解這一點的人很少。約米尼這個作者,根本也想像不到火力會進展到這種狀況
,他書中對這些前提條件也不會有任何的說明,我們並不能怪約米尼,因為文史領域的作者,沒人會把書寫成這
樣的形式。

       我們如果從理工科題目來看,一顆蘋果由10公尺的樹上掉下。根據加速度的觀念,我們知道蘋果將會在
                                  距離=1/2*9.8*時間*時間    =>  10=1/2*9.8*時間*時間
                              
                                  時間=1.5秒 (約)
這邊我不是要考驗大家物理學,但是這樣的命題中,它有幾個前提幾乎是不變的,你也不用特別說明。例如: 地
球引力的影響,加速度為9.8,蘋果遇到的阻力只有空氣,相比於蘋果的重量,空氣阻力可以省略為零。但若換成
一隻螞蟻從10公尺掉下來,一般的讀者會知道空氣阻力此時會有很大的影響。掉下來的時間會有很大的改變。但
是戰略問題的前提改變是相對緩慢的,甚至很多是不知不覺的,通常"書"的作者也不會寫出來,處身在軍隊環境
中的將軍領導人,如果不夠敏銳,很難察覺戰爭型態已經悄悄地變化,我們也知道組織有容易抗拒改變的傾向,
"傳統"的知識(或習慣),對團體即有的大多數人,都已經習慣目前的狀況,改變會讓他們需要花精神去學習和適應
新的事物。
         
       這邊我想說明的是,約米尼時代,他覺得"數量"是一個決勝的非常重要因素,但在第一次大戰時,因為條件
已經改變,"數量"或許還重要,但"重要性"和約米尼時代已經不同,1991年的波灣戰爭,士兵數量在武器科技不
對等的狀況下,重要性更是大幅下降。即使第一次大戰已經過去了100年,能講清楚這些上百年的古典戰略書籍
問題的人,可能還是寥寥無幾。雖然大家心裡都知道"戰爭藝術"這本書因為時代技術的關係,已經落伍。但是能
想清楚這個"書本"落伍的原因的人,我想不多。這是大家念這些經典書籍時,應該先有的觀念,免得覺得書說的
好像很有道理,但是隱隱又覺得不對。這一點就是大家會覺得"怪怪的"原因。  

       同理類推,任何以文獻呈現出來的戰爭史資料,不管是幾年前發生的,只要它是歷史,就很難脫離"落伍"
問題。這是所有讀者念戰爭史要有的一個前提觀念。那面對一個"已經落伍"的戰爭史文獻,我們要怎麼去"學習"
它呢? 這是下一個段落的主題。

戰略文獻的閱讀前提
   
       上面談論了戰略學科的一些書籍和念這些書籍的前提,我主要的重點,是想告訴讀者,其實戰略的"書"
和"文章",和其他學科的教科書有很大的不同,你的現實環境問題,通常不會只"套用"書中的某些方法就可解
決,書或文章的案例,不管多新,只要它被寫下來',"它"就算落伍了。即使它沒有"時代落伍"的問題,"它"的
環境(地理位置、國家狀況、武器狀況...)必定和你的現實環境不一樣。就算是你的運氣很好,你找到非常相似
的案例,但最少都會有指揮官換人的差異。1956年的以色列入侵西奈,有個重要的位置是阿布阿格拉,1967年
6日戰爭,以色列在這個位置,又打了一次。有些文獻將兩次戰役簡單地化約成,1967年的以色列"記取"1956年
的教訓,所以取勝。但實際的狀況,絕對沒這麼簡單。但可惜的是,沒有文獻會去詳細比較差異,因為那是寫
書的"基本預設",而且"書"還有自動尋找"規律"的傾向。就算真的有文獻想呈現差異,你也大概會覺得資料多到
念不下去,或者寫這個東西的人是"智障"。我只能說,真實環境和書中的世界所呈現的資訊量,是完全不同的
兩回事。念戰爭史,必須先有這樣的觀念,不管書中的情境多麼類似你的現實環境,讀者一定要細細思考你考
慮的行動方案,是否能符合現實狀態,而不是僅憑書中的描述,就讓你有成功的"自信"。

     從知識的角色來說,不管你念了哪種文獻,只要它的牽涉範圍,指涉到了戰略層次(或更高層次),這些文獻
幫你建立的知識,都只能是背景知識,而不應該是實際行動方案的"依據",或許這些知識能補充你對整體問題的
理解,"刺激"你去"聯想"某個行動方案,但無論如何,你閱讀的資料(吸收的資訊)都只是促發你思考的"線索"。主
要是因為現實環境必定和書中所描述的狀況,有很大的不同。書本上寫的勝利基礎,可能已經和你的當時環境
不同(當然也可能相同,但這還是要由行為者自己細細地去思考)。純粹的模仿書的某一種套路,並不一定能保
證你的成功。

       1991年的波灣戰爭,勝利的過程可以簡單地歸納如下(我自己的歸納): 美軍擁有空優,利用空優讓伊拉克
部隊接近失去補給,讓伊拉克部隊近乎全盲,失去情報能力。利用左鉤拳,從沙漠位置(敵方兵力薄弱處)重擊
伊拉克軍隊的後撤路線(補給路線),逼使伊拉克不得不撤退(或至少轉變防禦方向),利用敵方撤退的混亂狀況,
還有先進武器的超遠射程,殲滅敵軍的主力。雖然二次大戰後,空優已經顯然是戰爭致勝的重要因素,但100年
後的2119年,還是如此嗎? 假設對空飛彈非常的普及,演變成大部分的士兵都會攜帶。或許勝利方程式的前提
就已經變了。我並不是要預測100年後的狀況,只想告訴各位,現在大家都認為"對"的前提,在未來並不一定是
"對"的,說不定連前提性的"重要性"都已經變化。

       這樣推論下來,我好像在主張"書籍無用論"。但實際上,我主張的是,雖然戰略領域的書籍,和其他領域
書籍的"功效上",有很大的差異。面對實際問題時,戰略學科書籍對比自然科學類的書籍,所面臨的再現性,利
用書中"套路"(解決問題的方法)得到成功的機率也大不相同。但若沒有利用閱讀書籍來幫助建立這些背景知識,
你更容易偏離實際狀況,或者你想出的行動方案,更容易偏離實際。若你不閱讀容易累積知識的書,你將只能憑
身體力行去累積這些經驗,你付出的代價或至少是時間成本,是高昂的。(閱讀書籍的成本相對是低廉的,所以
書是知識傳播的主要媒介,人類才能因此累積經驗)

       你完全不念書,或者完全不了解歷史,你設想對付敵人的解決方案,更容易偏離實際狀況,成功機
會越低。甚麼意思呢? 下面是我自己從戰史書籍閱讀,歸納出對近代戰爭的一些觀點。
         拿破崙時代 - 利用部隊運動爭取局部優勢,使軍隊有效率的殺傷敵人,讓敵人士氣崩潰,贏得會戰,全面
                             潰逃。
         第一次大戰 - 利用戰車,讓敵方士兵"打不死"已方,敵方陣地又逐一被消滅,造成敵方士氣崩潰。
         第二次大戰 - 利用裝甲武力實施機動戰,利用裝甲武力突破對方防線上的弱點,威脅對方的戰略要點(通
                             常為補給要點),為了維持防線完整性,或為了維持部隊的補給,對方通常會撤退,利用撤
                             退造成敵方士氣崩潰,全面潰逃。
         1960年代後 - 武器上追求更高的聰明性、射程更遠,軍隊追求更遠的觀測距離,能在敵人打不到你的距離
                            ,你就可殺傷敵方,爭取空優變成第一要務,陸空聯合作戰,有效率的消滅敵方的坦克部隊
                            ,飛彈(對坦克、對飛機、對船艦)更加成熟。利用裝甲武力突破對方防線上的弱點,威脅或
                             控制對方的戰略要點(通常為補給要點),為了維持防線完整性,對方通常會撤退,利用撤退
                             造成士氣崩潰,全面潰逃。

       今天假設有個戰場上的A將軍,擬了一個行動方案,他打算以大量的步兵(我方100人vs 敵方 50人,我方八支
機關槍,對方四支機關槍),根據第一次大戰的經驗,我們知道敵方的機關槍可以抵銷你的人數優勢,人數及火
力 2:1 對固定陣地的防禦者,或許還不夠。可惜的是,A將軍不重視戰史,對一次大戰的背景知識不足,他直覺的
認為,兩倍的的步槍兵勇敢衝鋒,就可拿下敵人陣地。對比一個有一次大戰背景知識的B將軍,他可能會設法從外
單位調來了兩台戰車,因為他知道戰車的攻擊力完全不是步兵可以比的。當然影響一場戰役的勝負因素很多,前面
的A將軍也不一定就保證失敗,但對我們來說,可以"合理"的推測,後者B將軍的方案,成功機率比前者高。有沒有
背景知識的差異就在於此,有背景知識的B將軍擬定行動方案時,對結果的預測或許有多一些的歷史經驗可參考。
但可惜的是,實際的戰場上,有太多"不確定性的或然率"可作用的地方,不管前者A將軍或後者B將軍,我們只能"猜測"
他們成功的機率是多少,但是實際上,我們無法"確定"B將軍一定勝利,而A將軍一定失敗。在戰爭中,有太多的"機
會"因素,讓你很難預測真正的結果。

       當然我們也不希望遇到讀死書的B將軍,雖然B將軍有比較充足的知識,但他不知道戰略性的問題,其變化性
超越別的學科,只靠閱讀就帶給他無比的信心,例如戰國時代的趙括就是有名的案例。戰場上的變化多端,敵人還
可能利用某些故意洩漏的徵象,讓你上當。戰場上,小心考量,勇敢去做。或許是理論上比較好的心態。

後記

       2019年07月,本月份從報紙上得知,美國跳過了阿富汗政府,獨自和塔里班政權談和平的事宜。我又想回了越
戰、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這三場戰爭中,越戰確定是美國失敗的,伊拉克戰爭美國先打敗
海珊政權,再打敗IS(伊斯蘭國)政權。阿富汗戰爭,在2001年入侵時,美國確實打敗了塔里班政權的正規軍力抵抗,
但是其後的游擊武裝抵抗,美國的超強先進軍力卻不是那麼有效。我這邊不是要比較這些戰爭的相同點相異點,但是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同意,現代戰爭武器的進步性"基本上"左右了戰爭的勝負,可是以越戰、阿富汗戰爭來說,武器的
進步性也不是保證戰爭勝利與否的絕對因素,當然中間的成因很複雜,也值得做一篇文章來分析。在這邊我只是要說
,對越戰、2001的阿富汗戰爭、2003的伊拉克戰爭,它的戰爭型態使得武器進步性的重要性下降(不是說不重要,但
已經不是絕對的),伊拉克戰爭,海珊躲藏的不夠好,被美國抓到,但他如果能逃過美國的搜捕,結果可能大不同。所
以只能說每一場戰爭都有它的獨特性,有時會"獨特"到"前提改變"。因為戰爭的變化性太大,書本的知識就算下了某些
結論,但那個也只不過是作者自己的解釋,所以當你要引用為參考例證時,千萬要仔細的思量,這些結論在你的戰爭,
是否同樣可用。   
Reply

Use magic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Register免费注册

Points Rules

Archiver|Mobile|Strategy WarMap  

2019-9-22 20:58 GMT+8 , Processed in 0.140951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